金沙网站

金沙网站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English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環保清風

潤物細無聲
信息來源:     發布日期:2020-06-18

潤物細無聲

每個人的人生中總會經曆一些脾氣性格有些“古怪偏執”的人,我的姥爺大緻就是這樣的人。

我是内蒙人,生在草原,長在草原,而如今記憶裡最深刻的卻是在草原上略顯突兀的一座小山和山前的小河。那座山,當地人都叫它南山,也有人叫它北山,以至于我很長一段時間都分不清南北,那條河,更慘,好像沒什麼像樣的名字,河面最寬的位置有兩座鐵路橋,大家索性就叫它二道橋河。從家走到河邊也就幾百米長的一條小路,我是姥爺從小帶大的,他每天都會帶我去河邊走走,姥爺這個人不苟言笑,印象中跟我說的話隻有不行、不能等等一系列否定詞。都說小城故事多,但那時每天隻是和姥爺一起爬爬山,玩玩水。

如今回憶童年,很多事都發生在這一山一河,北方冬天漫長寒冷,那個時候集中供暖還不普及,經常夏天剛過就有人上山撿木頭。我在山上忙着抓螞蚱、逮蝈蝈,而姥爺總是沿路收着垃圾,偶爾還要喝止拿出斧頭的人……,這些人大多敗興而歸,還要留下一句“有病”,我還不忘回家趕緊告訴媽媽姥爺病了。

盛夏時節常在河裡玩耍,北方的夏天太陽毒辣,幾個小夥伴一頭紮進河裡,不會遊泳隻能看誰憋氣時間長,一直玩到河水漲潮才肯悻悻回家,不少玩伴拿出沐浴露直接洗個澡,姥爺卻要求我必須回家洗,他總說河水不幹淨,後來才明白,不幹淨的可不是河水。

再後來,适逢上學的年紀,小城也到了開發建設的蓬勃期,山上采石增多、河裡采砂不斷,這些成長和變化都是姥爺用否定詞語再難以阻止的了。他仍愛騎車去河邊,有時順路到家裡看我,總期待着能給我帶什麼好吃的,卻隻看見車架上撿回的垃圾。關于對姥爺的評價,鄰裡街坊的總有不少可愛的形容詞,他的存在感并不那麼強,樂于助人的熱情總是被雲淡風輕的表情包裹,印象裡他從不對我說教,唯一一次罵我,是因為我在火車鐵軌上放了一顆小石子。

論語中有一句話叫:知者樂水,仁者樂山。從小一直生活在山和水的旁邊,樂山和樂水的體會算是很深了,但更加思念的還是姥爺的言行,這句話的後半句是:知者動,仁者靜,他喜歡的這一動一靜很簡單,卻是需要去守護的,對我來說他就是知者與仁者。小時候一直追問他這個鐵軌要去哪裡,他說你記住它是向前的就好,第一次坐上它果然是向前的,車是向前的,人是向前的,時間也是向前的,記憶卻回不去了。

 

作者:馬德彭

生态環境部環境工程評估中心 産業發展生态環境評價部

baiduxml 金沙登录平台入口